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[不二|菊] 春倒 [FIN]

BGM是丁文琪的《春倒》,不贴出了。
CP是TF|OK。不重要。


春倒




不二:

好冷唷。

真的、不要怪我哦,实在是太冷了,所以一直都没有写信。啊,不过我春天、夏天、秋天,这么久了,也没有写几封……不二怪我了吗?可是这几天实在、真的太冷了唷,伸出手拿起笔来,就被凉得直想把它丢出去,就会有锵——的一声——

啊,这里也好静喔。

不二,我啊,现在一个人住在简易出租房的顶楼,有一面天花板是斜的,开了扇小小的窗,早上六点多钟的时候,会被灌进来的阳光亮醒。夏天刚搬进来的时候,每天早上脸颊都烫烫的,像被吻了一样呐……诶呀,我在说什么呀!可是啊,从十一月以来,渐渐地,鼻尖就不再会被晒得暖洋洋了。因为气温低了呢,这里又没有取暖设备。仅仅是到了冬天而已,为什么连阳光都凉了呢?

不二,我啊,从记事起开始,从来没有过自己一个人的房间。不二,这里好静,真的好静,不小心忘记喝掉的果汁,会渐渐沉出渣子来,放进嘴里嚼,都嘎吱嘎吱的响。马克杯里留着的奶茶渍,要是自己不去洗,放上一两个月也不会消失。以前在家里,零食如果不藏起来,哥哥姐姐们都路过一趟,就基本不剩什么了……可是现在,直到放坏掉,都没有被人抢走。
这里地方很大——真的很大喔!就算是不二,也不一定能用这么便宜的房租找到这么大的房子呢!啊,不过大概是因为家具很少吧?我把大五郎也带来了,放在角落里,剩下的地方仍然足够做体操。你看,大五郎又倒下去了。真是的,我都懒得把它扶起来了。

啊、对不起,又是我一直在自说自话了……不行,不能这样子!我要另起一段,嗯,就这样!

不二现在在哪里呢?现在,也是一个人生活吧?我想不二大概习惯了,即使没有人说话,也能够安安静静地生活下去。不二,我啊,也在渐渐习惯这一点呢。大石常常对我说,要成熟一点、成熟一点(哼,烦死啦)……等到我能够忍住不给你写信,大概,就成熟一点了吧。不过我已经厉害多了喔!不管肚子痛,还是感冒,我都吃一点药,悄悄地缩在被子里,没有给任何人打电话。租住在旁边屋子里的朋友们(他们都是好人喔,记得我上一封信里提到,他们和我一起吃火锅的事情吗?),都没有发现我生病了。当然,我不会怪他们的啦——这种情况,本来也只有大石那种人才会发现的吧!不二,我完全没有给别人添麻烦,是不是坚强多了呢?你会开心的吧?一定会吧!

啊呀呀呀!!……真是的,又在说自己的事了,哼。我知道这样不好,不该总是自己一直说一直说的,该听听不二想说些什么……可是,可是我始终改不掉呢……
不过,其实,也不能全怪我……有一部分要怪不二吧?从国中入学开始,我们就一起吃午饭,一起去部活,不管是我买到了Chocolates的新碟还是跟大石吵架了,只要我找到不二,你就什么都听我说……从来都是微笑着,从来不厌烦。不二你啊,为什么就能够做到呢?

呐,记得吧?我们国中毕业那一年,你过来住在我家里,睡在下铺哥哥的床上。整个晚上我都在对你絮絮叨叨呢!说起新口味的牙膏、妈妈的油炸虾、下周的电影、有点麻烦但是不讨厌的大石,说起高中的、未来的计划……说得久了,生怕不二睡着,就探头下去看一看。可是不二你的眼睛一直睁得大大的,像掉下来的星星,闪着柔和的光。那时我就想起,一直以来,我有很多话想问不二呢!为什么不二在白天合着眼,晚上却睁开了呢?有人说不二睁开眼睛的样子很吓人,怎么会呢?不二的眼睛明明是那么温柔的蓝色,像我小时候,和全家一起在千叶海边望见的、有海鸥飞过的清澈的蓝色……可是有时,不二一个人坐在窗边的时候,眼睛里又真的有一片我读不通的光芒。只有一次,只有一次我看见了不二桌上的那张纸:校内排名赛的分组名单,不二用那么大的力气一遍遍描过手塚的名字。纸已经破了,可是不二还是像要把什么刻在心里似的,一遍一遍地拼命地描。为什么我就不问一问呢?每次都想着“啊,不二又在做一些我不能理解的事了”,就这样放过了自己……为什么不二还是那样温柔地看着我,听我说话,从来也不会斥责我呢?

你真是个糟糕的朋友,你知道么,不二?那时你从来不告诉我我有多幼稚,现在我只有一个人了,想起这些事来,就委屈得想哭。不二你什么时候回来呢?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——用上我全部的力气,连大石的份一起,对你说谢谢和对不起,好不好?

昨天我到车站去送濑户(还记得吗?上上封信里提到的,我隔壁的那个备考的男生),遇见了一件不得了的事。就是因为这件事,我今天才打定主意,不管屋子里多冷,都要把这封信写完。不二,我遇到了一个钱包被抢走的人。他低着头,手里握着一把零钱票子,走过来吞吞吐吐地问我可不可以借他几百日元,好凑足回家的车票。我给自己买了一张地铁票,然后把剩下的全都给他了。他不住地鞠着躬,不住地说谢谢,然后转头就跑了。不二,也许我受骗了,是不是?也许他根本不是回不了家,是不是?可是,不二,可是他一跑开,我就蹲在地上哭了。不二,大石那天只是打算来我家玩,救那个孩子的时候,身上根本没有带什么东西。不二,大石的天国里需要乘火车吗?如果他身上没有钱、回不了家的话,能不能在车站遇到一两个好心人、帮他买到回家的车票呢?也许他就是因为没有钱回来,所以一直都留在那里,是不是——是不是呢?天国的车站,也像这里一样冷吗?

对不起,不二,我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的。可是对不起,我还是不够坚强,我得离开一下下了……纸有些地方湿了,你不要怪我,好不好?

嗯,我回来了。不二没有担心吧?我没事的,现在已经基本不会哭了喔。再过一两年,大概就能跟不二一样,笑着提起过去的事了。要相信我喔!

夜有点深了,我该去睡啦。这封信也差不多要写完了呢。啊,对了,还有一件事呢!上个月我没有回家去,一个人在这里过了生日喔。不二,我自己订的蛋糕上面有一对可爱的猫咪耳朵,真想让你也看看呢!味道也特别的好,只是吃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点咸。而且这个屋子里好冷啊!吃到最后,鼻子都会塞起来。国三那年的生日,不二还指着我房门上入学时划下的印迹说:英二你长得好快,已经明显比我高了呢?不二明年会回来,和我一起过生日吗?我听伯母说,你已经走遍欧洲了,冬天的时候可能要到温暖的南半球去。不二现在啊,一定已经是最棒的摄影记者了吧?因为不二是天才嘛!会不会也为我拍一两张照片(最好是树袋熊——喔,当然什么都没关系啦),在背面写上“送给英二”,在新年的时候寄过来呢?
嗯,这么想一想,就觉得新年时一定会收到不二的照片呢!那时候,就能知道不二的地址了吧?到那时候,连春天、夏天、秋天的信一起,都寄给不二吧!一定要回信喔!~
 
 
菊丸 英二❤
平成十五年十二月

PR

Comment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E-MAIL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久しぶり〜(`・ω・´)
  • 久しぶり〜(`・ω・´)
  • URL  
  • 2009/09/26(Sat) 20:41
最近うちの弟が妙に金持ってる思ったら こんなので稼いでやってやがったよ!! なんかムカつくから、俺も明日やってみるわ(ワラ

Copyright © Chronicle of St. Isreal : All rights reserved

「Chronicle of St. Isreal」是Lyndol存放同人作品定稿的唯一站点。日常blog及其它SNS请查看Expand菜单。

TemplateDesign by KARMA7
忍者ブログ [PR]